一個小小“球珠”的“尷尬”
筆頭和墨水是圓珠筆的關鍵,
碳化鎢球珠在中國已經有能力自主生產,但球座體的生產,無論是設備還是原材料,長期以來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國家手中。
球座體需要用到的加工機械設備,必須從瑞士,日本這些國家進口,捷報現場報關組早在2007年就開始操作類似的加工中心進口,在2008年成功幫國內
知名圓珠筆生產商進口圓珠筆的球座加工機械,這套進口的圓珠筆加工中心達到了當時世界先進水平。
目前國內制筆企業大量采用瑞士米克朗公司的一體化生產設備,生產小小的圓珠筆頭,因為米克朗公司的設備可以提高質量和生產效率。
 
 
 
 
國外生產設備對原材料的要求相對更高,國產不銹鋼線材無法適用,必須依靠日本進口易切削不銹鋼線材。同時,與之相匹配的墨水也要從德國、日本等國家進口。我國當前圓珠筆產量第一,但核心材料和設備卻大量依靠進口。
易切削不銹鋼線材很多屬于普貨類操作而墨水有些是看成份含量來歸類的。為此捷報團隊對于圓珠筆的線材及墨水有專門的案例分析會議,并且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進口這些原料都是非產簡單的請廣大圓珠筆生產商不必擔心清關方面的問題。
 
 
圓珠筆頭的生產對加工的精度、材料的選擇上都有很高的要求。筆頭上不僅有小“球珠”,里面還有五條引導墨水的溝槽,加工精度都要達到千分之一毫米的數量級。加工精度達到這個級別的進口機械牌子特別的多,日本山崎.馬扎克、德國吉特邁 (德馬吉)、日本大隈、美國MAG(包括辛辛那提、法道等)、日本森精機、瑞士阿奇夏米爾(米克朗)、美國哈斯、韓國斗山英維高、日本牧野、德國巨浪、美國哈挺、西班牙尼古拉斯克雷亞等等。這些常見的進口機械品牌都能達到這個加工精度。
 
 
有關專家表示,每一個小小的偏差都會影響筆頭書寫的流暢度和使用壽命,筆尖的開口厚度不到0.1毫米,還要考慮到書寫角度和壓力,球珠與筆頭、墨水溝槽位必須搭配得“天衣無縫”,加工誤差不能超過0.003毫米。
據介紹,1948年,中國第一支國產圓珠筆在上海豐華圓珠筆廠誕生。改革開放以后,在巨大的出口需求帶動下,制筆廠如雨后春筍一般出現。但企業散弱小、缺乏科研平臺、知識產權保護不足等原因,導致行業成長“內力”不足,一直制約著制筆產業技術創新、產業升級的步伐。
據統計,目前全國3000余家制筆企業中,規模較大的企業僅有250余家。制筆行業專家和企業負責人普遍認為,我們國家能自己造出宇宙飛船、原子彈,為什么生產一個小小的圓珠筆頭的“球珠”,鋼材卻要長期依賴進口?不是因為這個技術有多難,而是沒有足夠的動力去研究。
陳三元表示,圓珠筆看似簡單,其實涉及到一個國家制工業的方方面面,墨水研制需要化工業支持,生產設備涉及機械設計制造能力,特殊鋼材則取決于國家鋼鐵產業的科技水平。
“相對于鋼鐵產業,制筆是個體量很小的行業。比如,一家鋼鐵廠一天的產量,可能就夠制筆行業消化一年。”陳三元說,對鋼廠而言,這點利潤微不足道,它沒有動力去搞研發生產,制筆企業也沒有足夠力量,因而依賴進口。
科技創新打破“進口依賴”困局
據中國制筆協會介紹,2010年底國家有關部門專門組織了調研,并于2011年啟動了“制筆行業關鍵材料及制備技術研發與產業化”項目,國家撥款近6000萬元支持相關科研機構、企業針對中心墨水制造、筆頭不銹鋼線材、加工設備等開展科技攻關。
經過不懈努力,項目于2015年通過“十二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驗收,實現了一系列技術突破。長期以來,困擾中國制筆行業的“進口依賴”困局,開始被逐漸扭轉。
陳三元說,我們研制成功易切削不銹鋼線材以后,日本的鋼材供應商立刻將價格從每噸12.5萬元下調到9萬元左右。同時,我們還研制成功了兩臺國產筆頭制造設備,建成了多條墨水、新型結構筆頭的示范生產線。進口墨水的價格和數量也都在下降。
有關專家表示,實際上,萬寶龍、派克等國際知名制筆企業在中國都有代工廠,這證明就工藝水平來說,目前國內一些知名企業的產品不比國外的差。但由于核心技術缺失,我們從生產加工到國際標準制定都缺乏主動權。
有關專家表示,一個小小圓珠筆的問題,也是我國制造業很多領域都面臨的問題??萍紕撔碌牟椒ゲ荒芡nD,應加大投入完善產學研平臺,我們的制筆技術在提升,國外也在不停進行技術更新,要堅持不懈的追趕超越。